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從百企同抗到單騎應訴 我國鞋企反傾銷摸索前行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2019-03-06 18:02:56
從百企同抗到單騎應訴 我國鞋企反傾銷摸索前行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作為我國制鞋企業的代表,郭煒文以歐盟對華鞋產品反傾銷應對聯盟副秘書長的身份,在2007年初參加了歐盟對修改貿易救濟工具綠皮書的意見征集活動。在這份含有32個問題的問題單上,她經過慎重考慮寫下了自己對于歐盟貿易救濟工具的修改意見。

企業聯合抗辯初顯成效

歐盟在貿易救濟措施修改問題上主動向中國制鞋企業征詢意見,這一具有拋出橄欖枝意味的舉動,并不是憑空而來。

事情要追溯到2005年,歐盟開始對我國出口的勞保鞋和皮面鞋發起反傾銷調查,其中勞保鞋涉案金額5255萬美元,皮鞋涉案金額為7.3億美元。該案共涉及中國1200余家制鞋企業和400多萬工人。因此,被譽為近10年來,歐盟對我國發起的反傾銷案例。

調查之初,我國約有150家企業參加應訴。然而,經過半年多調查,歐盟前所未有地拒絕給予全部13家被抽查的中國鞋類企業以市場經濟地位。

此舉一出,以萬邦等7家被歐盟委員會抽樣調查的廣東皮面鞋生產企業為首,連同未被抽樣調查但填寫了調查問卷的番禺創信鞋業,在廣州舉行會議討論應對之舉,一致同意發起成立歐盟對華鞋產品反傾銷應對聯盟,進行集體抗辯。

經過各方努力,我國抗辯鞋企獲得首次勝利——歐盟取消了對勞保鞋的反傾銷調查。此后,歐盟對華鞋產品反傾銷應對聯盟這個完全由企業自發組織的團體,為維護中國鞋企的共同利益繼續與歐盟的反傾銷措施展開著正面交鋒。

2006年10月,歐盟正式確定對我國皮鞋企業征收16.5%的反傾銷稅。對此,我國相繼有9家企業應訴此案,力爭零稅率。奧康集團行政管理中心工作人員梁彥平告訴記者,雖然目前公司出口歐盟的皮鞋產品所占比例并不大,但從整個市場的發展來看,歐洲仍是一個理想的出口市場。他說:“現在歐洲的制鞋產業已經步入‘夕陽’,歐盟市場早晚會成為非歐盟企業的必爭之地。中國企業要未雨綢繆,提早鋪平道路。如果此次不積極應訴,未來我們可能會面臨更高的稅率和更長的征稅期。”

現在,這9家企業與歐盟的對抗陷入了拉鋸戰。經過整整1年的等待,前不久,企業陸續收到歐盟一審法院轉發的歐盟部長理事會和其他相關利益方的輪書面答復。

繼續上訴不放棄任何機會

據了解,近年來在對外反傾銷策略上,我們國家往往采取先集體抗辯,爭取獲得市場經濟地位,再由個別企業單獨上訴爭取零稅率,行業協會在其中起組織發起召集的作用。然而,在此次中國鞋企對抗歐盟反傾銷措施的過程中,萬邦等大型企業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行業協會的角色。

對這種抱團的抗辯方式,對外經貿大學法學院教授盛建明給予了肯定:“我國鞋企在對抗歐盟的反傾銷調查中的表現有著積極的意義。在面臨國外發起反傾銷調查時,中國企業應當敢于應對,要合理利用規則保護自己的利益。”

不僅如此,他認為這次合作抗辯可以說是向新型的自下而上的行業協會制度轉變的一個契機:“這種以龍頭企業為主導的合作機制,可以使企業之間更好地分享信息。”

記者了解到,奧康在上訴歐盟的時候也聯合了其他3家企業,對此北京WTO事務中心法律事務部主任董淑榮認為,此舉好處明顯:“組織有效的聯合應對不僅可以更好的分享信息和資源,爭取應對效果,還可以共同分擔昂貴的律師費。”

然而,從應訴數量的變化上可以看到,許多先前參與抱團抗辯的企業沒有加入上訴的戰團,對此郭煒文道出了其中的無奈:“除了對應訴成本的考慮外,在先前的抗辯中,由于歐盟方面過多將政治因素牽扯其中,使得許多企業都喪失了對它的信任。”

此外,她還告訴記者,近年來國家宏觀政策對于加工貿易的調整以及勞動法的實施,也在某種程度上影響著企業應對國外反傾銷的態度。現在有不少的國內企業正在考慮自己未來的發展方向,試圖將生產基地轉移他國。(汪秀芬 邢夢宇)得了鼠标手怎么办
跌打损伤吃什么消肿快
出现眩晕该怎么办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