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现代日本书法发展

2019-02-27 19:01:47

现代日本书法发展

日本 现代 书法篆刻的上限,一般定在一九四五年战败以后。 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投降,面临着占领军文化的裹挟与冲击,由于清除军国主义残余势力,而东方文化中艺文的理论观与功用性被歪曲与篡改,加上西方文化对东方文化的一种侵蚀:是一种不理解的、简单粗暴的李代桃僵。战败的时代与社会背景,导致对既有的美术、书法、篆刻等民族文化也一率采取虚无主义立场,甚至还出现了取消毛笔字的呼声,使书法被逼入一个非常狭窄、很少有余地的尴尬处境中去。因此书法家要生存,必须在古典中求现代化,以符合潮流与现代文化结构,同时又必须在实用中提升艺术以求摆脱过于功利的一面,使它成为超脱的、无害的纯艺术。衹有同时兼有这两个特征,书法篆刻纔有生存的希望,迫使书法家们不得不调整自己的立场与心态,以一种真正的现代人立场去审视 书法之所以为书法 的根本所在。 一、吸收植入外来文化的历史传统 日本民族文化的深厚历史传统之中,日本文化人以模拟中国文士气、学究气等为风尚等等,都足以表明日本民族是一个很能吸收外来文化、化异为同、消化应用的民族。它在长期与中国交往、并在文化上形成一种稳定的授受关系过程中,造就出一种 开放性 卓绝的文化素质。这与泱泱大国又历史悠久的中国文化特征显然不同:中国文化的封闭性与稳定性使它面对外来文化影响显然大有不知所从之感。在一九四五年战败之后,日本书法家们被迫地发现了欧美西方文化模式的新对象。战败后的向西方文化学习,是因处于战败国的屈辱地位、迫不得已不得不进行调整的窘境,但它在短时间的尴尬作为一种代价,却换来以后相当长时期的文化视野更开阔、思考与探索更活跃的新气象,新建立的文化模式更具有容纳、开放、兼收并蓄、多元自由的特征。 杨守敬为日本书家揭示出一个灿烂绚丽的篆隶北碑世界,它意味着一种崭新的创作模式的崛起,在日本书家眼中具有新的代表未来的涵义。当代日本书家把他推为「现代化之父」,甚至还有的把日本前卫派的崛起也归功于杨守敬的功劳。眀治时代,书法界缺少更广阔的视野,整个文化机制还具有浓郁的封建色彩,可以接受来自系统的杨守敬的北碑风。既然可以跨出五十步,当然也可以跨出一百步。到了昭和战败以后,封建文化心态伴随着社会一起被扫荡,西方文化艺术大量涌进日本,则接受抽象绘画并形成前卫派,是十分正常的事。 二、现代书法活动核心的 日展 每日展 书法走向展览会,是现代日本书法篆刻崛起的一个信号。大正十五年(一九二六),由「大日本书道振兴会」主办的次书法展览开幕。书法家们领悟到书法不能再固步自封,应该努力强化其艺术特征以与整个艺术发展,为现代书法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观念起点。战后的昭和二十一年(一九四六),日本书道美术院、日本书道院(后改为日本书艺院)、书道艺术院等大型团体相继诞生,而在昭和二十三年(一九四八)夏,每日社独立主办了书法综合展 每日书道展 ,同年秋,日本文部省举办了官方的 日本美术展览 ( 日展 ),书道被作为美术的一种受到了举世瞩目,这两个展览一内一外,都表明书法走向展览会、走向艺术与美术大格局中去的成功足迹。 在走向展览会的过程中,书法也更清醒地认识到了自己的价值。找到了新时期书法发展的一把金钥匙。为了要努力表现出自己的水平,展现自身的艺术价值,书法家必须处心积虑地寻求出奇制胜的法宝,因为是在展览会,书法必须强化它的视觉形式以求一目了然、先声夺人。基于置身展览厅的竞争需要,于是注重形式、注重技巧、注重内容的通俗性等,甚至连书法展品的装潢如纸色、纹理、装裱款式、镜框乃至场地,都牵涉到作品的视觉效果,因此也均在作者关注的视野之内,展览会的竞争氛围决定了书法创作的含义,使作者不得不认真地思考作品效果的每一个细节。 日展 的存在是书法荣誉的象征和地位的标志,书法被承认、被尊重,取得了与绘画、雕塑等相同的地位。书法在社会上展示的这个生存空间,是过去所没有的。 每日书法展 意在考虑、划分书法界内部的流派、现象等等,因此它不采取艺术展的笼统形式,而采取书法单项展的形式,在书展中,将各种书派分为汉字、假名、近代诗文、少字数、前卫、篆刻、刻字七部分。其实是为书法定下了七个们类,这样的划分在过去也没有。 每日展 与 日展 几乎是同时崛起的。前者表明它的历史地位,后者则反映出它的内部机制日趋完善。从昭和二十三年(一九四八)开始直到六七十年代,它们一直是书坛的双子星座,分别代表了权威与民主、官方与普及的不同侧重,对日本现代书法施加了巨大的影响。以后 读卖展 ,规模巨大,也吸引了不少着名书家投身其间, 朝日二十人展 绕开普及,从层书家作为代表的展览方式,也有充分的存在价值。 三、流派意识引生模仿师门书风与新流派书道 日展 的存在是向全体国民显示书法作为艺术的存在, 每日展 因其灵活的筹备方式为书法界提供了更多的实际效益。在战后的书坛格局中,原属比田井天来系统的 大日本书道院 一派书家实力强,参展也活跃,自然创作活力也明显。着名的近代诗文派、少数字派,作为一个流派体格的崛起,其实都是从 每日展 中 新倾向的书法 这一项中衍化出来。因此,没有 每日展 ,就没有这些书坛新流派产生的温床。 对书法展览作分类的方式,呈现出一种流派的型态及等级观念、门阀立场。铃木翠轩的书法是典型的日本志向与意趣,为 日本型 书家。西川宁的书法具有明显的上承中国清代书风的特点,称为 中国型 书家。比田井天来一系的现代新书法集群,为 西洋型 ,它包括了手岛右卿的少字数派、金子鸥亭的近代诗文派、宇野雪村的前卫派,这三部分力量。而西洋型的创作观、创作方式虽变了,但也还是 写汉字假名 的 西洋型 书家。 各流派的多元,对整个书坛的格局构成有很大的好处,可以体现出一种群星璀璨的壮观局面,一千三百多万书道人口所围绕着的各大展的全部参展与获奖者,人数也不过在一万左右,约有一千人获奖,而获高奖的不过一百左右,书坛就在这样逐级的宝塔型结构中完成了自身。但它为了保护流派本身的稳定性,为了扩大本门的声势,需要在作品风格方面的相对统一,于是师徒传授、弟子仿效师风的情况屡见不鲜。弟子成了老师的传声筒、老师的复印机─但如果是有真正艺术见解、不甘自囿于师门的弟子,则要冒背叛师门的大风险。现代日本书法界已在发展进程中形成了这种模仿的机制,是个不容乐观的严峻事实。陈陈相因、暮气十足,日本当代人士对这种现象斥为 新流仪书道 。 四、艺术意识的甦醒‧把书法推向世界艺坛 一九二二年(大正十一年),东京 平和博览会 专门设立了一个美术部分,书法却被展览评审者指为 非艺术 ,不能允许参展。平和博览会中书法受歧视的事件,为日本现代书家敲响了警钟。书法既是视觉艺术,那么它必须要对视觉形式这一立身之本予以重要的认识。过去的书法家把书法等同于写字,在艺术与实用之间游移不定,现在的书法家却要从视觉美感的立场上,把书法(文字)的形而不是义加以特殊的提取。书法不再满足于具体的写字功用,而开始从作为艺术作品观赏的立场寻找到了新的出发点。书法的文字内容开始被淡化,而它的视觉形式则成为立身之本。 展览的生存空间是有限的,流派渐多,互有异同、讨论争辩,首先即表现于对书法的本质理解方面。昭和二十六年度 日展 ,上田桑鸠展出了他那着名的《爱》,作品竟是一个「品」字,被用水墨勾勒线条的方式勾成三块石头。把字义与主题划开,素材不代表作品内容而仅仅限于文字造型的视觉价值,又在字形中寻找象征含义,书法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离经叛道的尝试。正当评选家们还在争执不休之时,一九五五年他毅然宣布退出 日展 。昭和二十八年(一九五三),同出比田井天来门下的大泽雅休《黑岳黑谿》却被逐出 日展 ,上田桑鸠与大泽雅休是五十年代书坛上激进的前卫,他们的存在,为日本现代书法提出了一系列从未有过的难题,并且构成书法界古典主义传统力量与激进的前卫艺术之间的对垒。 少字数着力区别了 书道 与 艺术书法 的关系。手岛右卿指出: 日下部鸣鹤认为,书道是与汉时汉文、剑道等相同的东西。古典的书道,都必须以对汉文典籍的深厚教养、对书写技巧的反覆锤炼作为基础的。但是,现代意义上的书法与书道却含义完全不同了,它是作为世界性的艺术、作为一种美术而存在的。因为是美术,倘若不注意造型美的塑造必然要失败。外国人看书法是衹把它当作一种视觉艺术形象,因此,不能仅仅强调它的精神性而忽略了视觉之美。 少字数也写汉字、也取传统立场,但它的观念却是尽量呼唤起人们对书法抽象美的认同,使书法欣赏变成一种丰富的美术立场的欣赏。在创作的过程中,由于注重内容的转换,因此需要更多的文化积纍与素养,纔不至于坠入市俗化、浅薄化的陷坑,而这样的目标与要求,对于一般书法家而言显然是很难攀越的。美学追求上的高境界高格调与在大众化方面,根基较弱,是少字数派书法所产生的现象。 前卫书法运动以上田桑鸠等为标志,但比田井天来之子比田井南谷是真正的开路先锋。前卫书法明明已经打破了书法的基本规范,事实上已经蜕变成抽象艺术形式或抽象表现主义,但在日本还大都将之归入书法中,而前卫艺术家们也以书家自称。若把前卫派简单地抹掉,以它不属书法艺术为理由,在理论上是站得住脚的,但在实际上,若无视日本书坛对它的容纳态度,则又未必是客观真实的;从日本特定的文化、民俗、历史、艺术观念与心态上考量,倒不如尊重这一事实的存在。 注重形式的少字数派与注重抽象意蕴的前卫派,因不依靠文字语义的规定性而积极开展与欧美现代美术的交流。上田桑鸠、大泽雅休是代人物,第二代中的森田子龙、井上有一、江口草玄、宇野雪村、手岛右卿、比田井南谷、篠田桃红等却有了令人瞩目的成功。从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前期,着力强调前卫书与欧美艺术的共同点,提出了书法中抽象表现主义的概念,作品更随日、美抽象美术联展在欧洲巡回展出,屡经西德、法国、美国各处展览,在海外有巨大的影响。在把书法推向陌生的欧美方面,现代日本书法捷足先登,取得了辉煌的业绩。 五、小结 现代日本书法的直接源头─明治初期杨守敬的门生日下部鸣鹤成了当然的。他的努力是缔造现代日本书法的关键作用,而且门生如云,几乎囊括了整个近现代日本书坛的主要骨干。日下部鸣鹤门下有四天王:即渡边沙鸥、近藤雪竹、丹羽海鹤、比田井天来。他的学生比田井天来,是当代书坛的直接,而其后的一代大家如铃木翠轩、手岛右卿、金子鸥亭、上田桑鸠、辻本史邑等,更是当代叱咤风云的人物。 但现代以来的日本书法家们并没有忘记书法的祖先─中国。日本书家访华与中国书家访日的不计其数,构成了相当规模的回归中国热潮。书法界出现了两级分化,风格上的回归古典与走向现代,既是每一个书家所具有的双重愿望,又是整个书坛希望达到的瑰丽目标。因此,古典派中有现代,现代派中又包含了古典,构成书法发展的矛盾态势,这矛盾推动着书法不断前进。 每日展 把书法分为汉字、假名、少字数、近代诗文、前卫,再加上篆刻与刻字,既有明确的流派分类又有利于对总体格局的把握。

为什么会鼻塞流鼻涕
全身发热高烧怎么回事
治疗鼻塞咳嗽的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