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独步杭州武林衣街探密时尚江湖

2019-02-26 21:04:20

独步杭州武林衣街 探密“时尚江湖”

时尚江湖,高手如林,高森莫测,腥风血雨。若非高手,难以逃脱被淘汰的命运。 然而,却有一个神秘门派,开始在江湖上兴风作浪,不容众人小觑。他初只是草根出生,只是一股小小的力量,然却越卷越大,到独领风骚,终成江湖高手高手之高高手。 它,就是传说中的武林路。 夜色昏暗,人来人往。名贵的跑车在街上呼啸而过,驾驶跑车的是个姿色风华正茂的女人,穿衣打扮无可挑剔。车子骤停,女人伸出高贵的左脚,闪进武林的某个角落。放眼望去,有更多这样的女人,纷纷拥进这个江湖老大的地盘。 所以,要看武林路,一定要选择晚上。因为这更像武林,充满诱惑与挑战,当然还有无尽的神秘感。 在这个门派里,没有一夜爆富的神话。和国内其他传奇江湖汉正街、秀水街相比,武林路带着一骨子独特的气息,调和了书卷气与自成一派的独特感觉。 师从学院派的店主是这个门派里,中坚的力量。她们从当年有些书生气的设计框架跳跃出来,单打独斗,一个人设计、打样,上到操心房租、下到节约锁扣眼的一元钱,风风火火闯江湖,成就了如今一统半壁江山的势头。她们是这条路从窄到宽,由弱变强的守望者。正因为在这条路上发家,所以很多品牌的分店在这条不足2千米长的道路上,一开就是两家,甚至三家,习惯自称设计师的老板们说: 这条路人流量大,发家致富、安身立命在于此。 所以她们对于这片江湖是有感情的。 当然还有一批更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们不比叱咤汉正街和秀水街的商贾们逊色,比起新声路和龙祥桥那一批杭州早富起来的人,他们本身命运的周周转转,从歌手、舞者、教师、自由职业者,成为这个江湖决斗的高手,其中细节更有看头。 传奇武林。所以,本埠江湖名刊《行报》,频频把镜头对准这个门派,一件漂亮的背心,一个有意思的橱窗,老板娘腰间的一条皮带,一个男人的耳钉 这个门派,实在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 杭州人PP离开杭州,远赴巴黎求学,在那个流行元素遍布眼周的世界里,却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家乡武林路。在很多人眼里,武林路已经幻化成一种生活状态,慢慢地逛,不管夜幕下还是暖阳初上,心情可以放松到似乎漫步在任何一个地中海国家;这更是一部值得细究的小说,每家店的成立、衣服款式,每天上演的潮男潮女的大小故事,不会比任何一本当红小说逊色。 于是,成就了一段传说,始称武林外传。 另类长大,就成了主流 许明: 非主流 服饰公司董事长 10多年过去了,当初20多岁的小伙子,如今已经有了白发;当初那个张扬霸气的许明,如今也渐渐爱上了书法与篆刻的那份禅意。当初因为自己爱美而来的创作 灵感 ,如今也更为丰富多彩 经常出国,几乎已经要跑遍全球,南非跳跃的色彩,德国的严谨,法国的优雅,一切都是非主流的灵感来源。 作为一个商人,在武林路经历风风雨雨10年后,他清楚看到武林路男人的改变。 十年前的另类代表 1995年的时候,许明还是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有一天,他突然很想买一件没有任何花饰的全黑T恤,结果,他和朋友找遍了整个杭州城,逛了整整一天也没有找到一件符合标准的衣服,不是这里有个小字母,就是那里有个小图案。 就这样,许明想,干脆自己做一件这样的黑色T恤吧!于是,在1996年初,武林路有了一家叫做 非主流 的小店。这个名字,是许明的朋友取的很多名字中的一个,他一眼相中了这个名字。在那个男人穿着毫无个性可言的年代,这个名字,就代表着个性的开始。 说到当年的 非主流 ,很多人会用 个性小店 来形容。确实,在当年的武林路,非主流的特征,极其明显:黑色、紧身、尖头皮鞋。 那时候的男人,穿衣服都有一个固定的模式:白衬衫、蓝西裤、三角头的暗红色皮鞋。大概我比较爱打扮吧,我就想有个新的穿着方式,可以穿得 另类 一点,和别的男人都不一样。因此那时候 非主流 的衣服一出来就很红。 从一家个性小店,到如今在全国有100多家加盟店,回忆起 非主流 的过去,许明很清楚地知道 非主流 在当时靠什么取胜。 让小伙子变成男人 有时候,衣服是人的心态的另一张脸。喜欢的东西改变了,喜欢的衣服也就改变了。如今站在武林路上,已经看不到当初那些穿着收身版形西装以及紧身T恤的 拽拽酷酷 的男人。现在想想当初的那样的穿着,都会觉得好笑,那时候,真是年轻啊! 于是,近,许明在他10年不变的 黑色 的非主流中,渐渐加入了白色;将那个收身的 X 形的非主流男人,变成了那个款型宽松的非主流男人。 从某种角度说,武林路确实见证了不同年龄段男人的时尚观念。就像以前,我和身边很多人都觉得穿紧身的黑色衣服挺酷的,不过现在会觉得有点拘谨,不是特别的舒适。而且那么多年来,很多穿 非主流 的男人和我一样,都变了,从当初爱打篮球身材苗条的小伙子,变成了有了一点点小肚子的中年男人;当初总爱穿一身黑,还挂着粗粗的纯银项链,爱到女孩子面前耍酷的男生,如今已经都成了小孩子的爸爸了 许明说,他本人就是一个在武林路成长的男人,年龄的改变,很自然地带来时尚观念的改变。 许明开玩笑说,他曾经曾经想要一头酷酷的白发,结果染出来的白发简直是难看,现在,他的黑头发很自然地变成了白色,很多人都问他怎么染出这种效果,可以看上去如此自然如此有型。既然头发都变了,衣服怎么可以不变?男人的形象怎么可以不变? EMPORIO ARMANI,许明喜欢的牌子,平时除了穿非主流的衣服,衣橱里多的就是EMPORIO ARMANI服装。他希望 非主流 的服装,也能像EMPORIO ARMANI那样,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经典;他要创造出属于武林路的男装经典,属于杭州男装的经典,也是属于中国男装的经典。 我的目标是到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全国会有300家非主流的加盟商。我觉得这不是白日做梦,我会实现这个目标的。 BOY长大,就成了BOSS 王东伟:跳舞男孩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东伟的家,在武林路与凤起路交叉口的 乖宝宝 服装店楼上;他的店,在武林路上几百米内,就有七家;他的办公室,在武林路100号的鸿鼎商务楼。走出家门,经过店门,就来到了办公室 三点一线,每天就是这样。下雨生意不好的时候,还是在武林路上一家台球房里打上几盘台球。只有下班后,才会离开武林路去香格里拉健身。因此,王东伟常常说 自己是真正与武林路同成长 的一个人。 武林路家服装店 11年了,王东伟每天醒来做的件事情,就是打开报纸看天气预报。 天气对做服装的来说,太重要了,尤其是冷暖! 自从11年前在武林路开了店,他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1995年5月,王东伟开了家Dancing Boy(跳舞男孩)服装店,只有12平方米。为了开这家店,王东伟想了很多办法,是根据一个厕所改造的。当时的鞋城,还叫做 妇女儿童用品市场 。这是王东伟的家店,也是武林路真正意义上的家服装店。 王东伟的店一开, 个性 二字就马上就与武林路挂上了钩。可能因为是跳舞出生,在广州等地见识得较多的他,就是以买广州的服饰到杭州来卖起家的。那时候,坐飞机去广州进货,从家里打车到机场是30元钱,王东伟为了节约钱,往往都会一大早出门走到机场。而一直很注重视觉创造性的他,在店面装修上,从来就是很舍得花钱,他至今记得自己花了好几千块钱,买了一件很酷的皮夹克作为开店时的橱窗摆设,这在当时,真是一个很的做法。 凭借自己的眼光,多年下来,王东伟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成功的 时尚买手 ,他代理了飞鱼牛仔、BS2B、FP2三个香港品牌,还代理了意大利品牌GAS,其中的飞鱼,他是华东区总代理。英国一家权威杂志在做一个有关买手挑选品牌服饰的调查时,通过GAS香港区总代理了解到王东伟在这方面拥有多年经验,就专门赶到杭州采访他,让他谈在做买手时的一些体会以及对于国外、国内服饰价格的一些看法。 做一个会玩花样的商人 当然,多年的经商,尤其在2004年成立了 跳舞男孩服饰有限公司 后,会让这个时尚的男人觉得 力不从心 ,于是,他去浙大读EMBA,今年5月拿到了毕业证书。 武林路有很多人和我一样,都在读书。 王东伟说,以前是会玩不会经商,现在,更像一个会玩花样的商人了。很巧的是,与王东伟在鸿鼎商务楼4楼同一层的,是另一个武林路大品牌非主流,每天,王东伟上班,都要经过 非主流 的办公室。问他,在武林路,是否同行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暗暗也会憋着一股劲较量一下。他说,在武林路那么多年,宝贵的一点就是,认识了很多朋友,尤其和非主流、天之女的老板,大家会经常一起吃饭,聊聊生意上的一些问题。 我问王东伟, 跳舞男孩 刚开的时候,大家都会用 个性小店 来形容它,如今店越做越大,也越来越有规模,会不会觉得削减了个性这一块?王东伟的答案是: 个性 与店面大小毫无关系,并不是 小 就是个性。在武林路管委会成立之前,王东伟用 杂乱无章 四个字形容武林路,如今的武林路,他觉得是 包罗万象 。 其实,武林路一直都很有个性,各种服饰都有,只是初是 市场化 ,没有服务、讨价还价,为了几块钱和客人说破嘴皮;现在是 品牌化 ,没有了讨价还价,有的是很好的服务。 确实,很多年了,王东伟的店里,只有VIP折扣,从来没有讨价还价之说。 那么多年下来,一年365天,几乎有360天,王东伟是穿牛仔裤的,他的,一直就是牛仔。意大利的Diesel、ENERGIE、GAS、REPLAY都是他钟爱的牌子。 11年前的牛仔裤,只有两道工序:水洗+打磨,的就是MB颜色。现在的牛仔裤,好一点的有二十几道工序:水洗、打磨、酵磨、喷砂、猫须、激光制图 因此,面对牛仔,不可能会有厌倦的一面。 王东伟说,走在路上,只要是好的牛仔裤,自己在10米外就会开始注意对方了,而且基本都能看出牌子。他的成就感,也就是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穿着他的牛仔裤。 随手一个 仙女指路 吴翔华: 阿古姆 设计师 以前在女性论坛逛,那些爱晒宝贝的女人把柜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拍成照片传上,名牌堆积如山也好,蕾丝塞满眼睛也好,有个牌子,印象很深刻,她叫阿古姆。直觉,这个牌子,不是小女生的;第二直觉,这个设计师来自云南;第三直觉,穿这牌子衣服的女人,很自信。那纯粹的绿与鲜艳的红,好似云南的山水与姑娘,丁冬的流水与爽朗的笑声,一乐曲在耳边飘过,像极了阿古姆的设计师吴翔华,自始自终不愿称她为老板,或许设计师这个称呼更适合她。 没有理由就是理由 武林衣秀开场前的几个钟头,和吴翔华约了4点半在武林路上的阿古姆。我3点59分跨入店门,还没细细打量店铺,店员就告诉我,吴翔华在等我,她带我走出店门,并向远处指指。近视眼的我,仔细瞄了几下,那是个路边的小卖部,旁边放着几张靠椅,一个身穿牛仔衣的女人朝我笑笑,哦!她就是吴翔华。 没有穿阿古姆标志性的红绿搭配,吴翔华貌似干练地穿着黑色娃娃衫,外套一件牛仔衣,却没有搭配常规性的牛仔裤,穿了一条她口中的黑色半截棉毛裤,黑色平底鞋,实在是朴素至极的打扮,倒是她耳边银色的苗族大耳环,隐约流露出她设计衣服的个性。和她聊了几句,觉得她是个很难采访的对象,吴翔华很随性,这类的人就像个隐者,飘忽不定,神秘感十足。 问吴翔华,为什么要取名叫阿古姆,她想了半天,说这是一次去云南的收获。吴翔华在云南看到一个少数民族的小孩,脏脏的一个,却有一个特别的名字 阿古姆。当地人说这个词就是仙女的意思。回到杭州,正轮到吴翔华自己的服装取名字,她想了几下,突然提议说:就叫阿古姆吧!没有为什么,只觉得仙女嘛,不错的意头叫着也挺顺的,于是就这样定下来。 再问吴翔华,当初为什么将衣服设计成这样的风格,她还是想了半天,蹦出一句来: 没有为什么,很多事情没有原因的,喜欢就这样做了。 再问她,今年的衣服和去年的衣服有什么变化,她还是那个表情, 看心情看环境,喜欢怎么搭,就怎么搭。 店里,几个大妈级的人物在看衣服,边看还边讨论,似乎贬比褒多,吴翔华望着我,耸耸肩,笑了笑,因为自从阿古姆出世,被别人说这衣服做戏穿的,太古怪了,实在太多。她都习惯了,因为她自始自终认为,自己的衣服只适合自信的女人。不过现在还得加上一句,阿古姆的衣服,还适合随性的女人。 天生不会安分守己 如果要吴翔华选择,她打从心眼里希望将游山玩水作为主业,将设计作为副业。科班毕业后,杭州人吴翔华设计几件自己想穿的衣服。在离武林路不远的一个服装卖场里找了个摊位,卖场关门后,她又在武林路鞋城隔壁重新找了一家店面。当时她真的很辛苦,一个人兼设计、打版、杂工等等,一个中套的房间里,折腾出批阿古姆服装。但是她很开心,因为自由。然而,天性不会安分守己的吴翔华,时不时总是有放弃的念头,还好,看在阿古姆名气越来越大,每个月都有稳定的收入支撑她游山玩水的份上,她终于还是坚持了下来。 每年,吴翔华规定给自己放两次风,出国休息休息。说到这个,她很惋惜地说: 哎!今年夏天错过了,没休息闹! 吴翔华格外偏爱在海边休息,休息就是纯粹的休息。的地方是东南亚,虽然这是已经被不少老驴认为恶俗之地,但是她还是我行我素,反正就是在海边休息,全世界的海,她觉得都是一个样子。 但是有所不同的是,吴翔华喜欢安静,在她休息的时候,希望格外安静。所以前几年她专宠于柬埔寨的西哈努克市的海滩,她说:那里真的很安静,长长的海滩上,有时候只有我一个人,那我就在遮阳伞下睡着,傍晚时分,在海滩上吃晚饭,海浪还会打到我的脚背上,舒服极了。不知阿古姆衣服上的某个细节是不是来自于那盘丰盛美丽晚餐的灵感呢!这个秘密只有她知道。只不过,现在吴翔华的柬埔寨专宠处已经人声鼎沸,她正在寻找下一个秘密据点。如果某月某天,你在海边看到一个身着红绿服装的自信随性女子,请不要打扰她。因为隐者需要安静。 一撕到底不是人生 周海乐: 红袖 设计师 如果将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比喻成全世界疯狂女人的摇篮,那么杭州的武林路就是各路学院派设计师一展拳脚的地方。当那些服装专业的学生,天走进校门,学习用缝纫机的时候,武林路就如雷贯耳。周海乐是真正从杭州本土学校走出来的设计师。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留洋的背景,只有一种每个在武林路开店的人的特有潜质,起早贪黑,塌实勤恳。从学生到设计师、十佳设计师,再到设计部主管,武林路由窄变宽,周海乐小裁缝也做出了大设计。 红帮裁缝闯入杭州 对于周海乐,印象深刻,去年的杭州十佳女装设计师评选那个晚上,模特身着蓝白相间的长裙,宽大飘逸的帽子,十足十地抢先带起服装地中海的风格,无论是面料或者剪裁,着实让人眼前一亮,没想到红袖这个看似传统的名字,实则以hopeshow焕发出更为强大的能量,而这一年,正是周海乐走出校门,加盟红袖的第三年。 和所有的艺术类考生一样,周海乐经历了专业培训,专业考试,文化考试,进入艺术类院校的服装设计专业,她来自与宁波,红帮裁缝之乡。天生的专业嗅觉,在她进入杭州城里的那一刻,就已经显现作用。1997年,周海乐到杭州进行考试前的专业培训,当大巴拉着一车人,从杭州城里穿过,周海乐瞄到了一眼杭州那条有名的武林路。小店林立,每家都很有个性,但是似乎有一种相同的内在气质。周海乐说自己有种冲动,让司机把车停下,可以仔细看看这条路。在接下来的几天,周海乐每天晚上都抽了一个小时,仔细逛这些店。大家还是一个很小的门面,却是白领女孩的;dancing boy里面却聚集了杭州城里很多穿着时髦的男孩子,有些打扮到今天,周海乐觉得都不过时。短暂的培训结束了,周海乐要回宁波。她在这个晚上,看着灯光闪烁的武林路,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再回来。 小裁缝做出大设计 周海乐果然如愿归来,这次是将自己的小时候的裁缝梦蜕变成设计师的实现。四年校园生活平淡过去。临近毕业的时候,很多同学为自己安排了出路,很大部分选择当大学老师,不错的福利、安稳的生活,是条不错的出路。但是周海乐偏偏没这样选择,在她看来,人生的路不是和剪裁布料一样,有个口子,就一撕到底,望得到头,这样的人生她不喜欢。即使前面的路是苍茫一片,她还是宁愿选择。所以她开始了设计师的实践之路。 开始在杭州一家服装企业做了一段时间设计师,并没有学到些什么。课本与实际终所有区别。机缘巧合,红袖的刘华刚刚对设计部门进行大换血,所以周海乐就作为一股新鲜的血液进入这个大家庭。大家感情很好,即使对公司老大,同事们还是刘华刘华地叫唤。在红袖,周海乐走得很稳当,单款设计师,系列设计师,设计部主管。周海乐开始明白当年自己感受到的武林路的内在气质是什么。就是由小到大的气魄。抱强成团。 夜色武林路 和很多女孩子一样,周海乐没有别的爱好,只喜欢逛街。或许是骨子里入戏太深,每到一家店,就不可避免地专业起来,仔细打量店里的陈设,摸起一件衣服,不需翻看标签,手一摸,衣服一抖,型如何,料如何,心里自有一个算盘。 但是抛开自己的专业背景,周海乐更喜欢夜色下的武林路,平日淹没在人流中的店铺,到了晚上,让人格外清晰。每家店内,俨然自成一派,各修所长。黑色的幕布下,家家都如同星辰,异常耀眼。周海乐说: 有时候在路上走走停停,累了就坐在路边看看来来往往的潮男潮女,很舒服,不过如果看到自己设计的服装,被一个女人穿得异常出彩,那就是更舒服的事情。 周海乐实在是个很勤奋的人,等我采访完她,就是她的采访时间。觉得红袖的衣服如何,武林路上的新店设计喜欢吗,今年的一些潮流元素,她一个个将问题抛过来。即使是我这类外行,她也听得很仔细,每个细节都不放过。不得不承认,认真的女人美丽,小裁缝也能成就大设计。 独步武林,是冲动 7年前,小K还在读高中,一个同学买了一双漆皮的红鞋子,很正的红,很绚目的款式,同学告诉小K,这是在武林路的dancing boy买的。这双鞋子什么价格,小K如今已经不记得了,只是有一个印象,如果同学们买了什么好东西,都会很自豪地告诉大家,这是在武林路买的。武林路俨然被贴上了的标签,在这条路上,出产杭州本土的物品。 7年后,当年的小K早已经大学毕业,成为这个城市日常消费中坚的力量,从怀攒着笔工资,跨入武林路,买下那件活泼而不失端庄的上班服开始,即使身边出现了各大商圈、各种诱惑,在,要紧的场合,小K的衣服还是出自武林路。 在这条路上,不管是民族风情,还是乖乖女款式,各种各样的原生态的店家总是能和谐地相处。有时候,不同店家的衣服,搭配在身上,居然分外出彩。店主就是的衣架子,人如其店,想不好怎么样搭配,这些身经百战的店主能在5分钟内,给你搭配出完美的一身。 不要怀疑,按照我们以下的索引,你可以发现另外一个武林路。 老板娘正的店 欧点 会选中欧点老板娘,其中有段渊源。早些时候,小记和摄影在武林路上拍摄街头男女的穿衣打扮,这是每个礼拜都要做的功课。突然,看见一枚女人携两枚男人向我们靠近,哇!那女人穿得真叫一个帅,30多度的高温下,虽然脚穿金丝靴,但是以背心和仔裤搭配,显得凉快而不失风度,还来一名言:就是要在天热的时候穿靴子。小记郁闷至极,悄悄问此女人: 混那里的? 只见她大手一挥,敢情是欧点的老板娘!至此,认识这号人物。 欧点老板娘堪称店里的活招牌,长褂或者短仔裤,穿在身上皆为店里客人所效仿之榜样,至于谈起今年秋天穿点什么,她俨然给我们描绘出一酷女形象,长靴、镂空长线衫,宽皮带,单穿组合统统适合。私下里,店员悄悄告诉我:欧点的老板娘以前头发长,那也是武林路知名的。生了小孩就把头发剪了。忘记说一句,她的女儿已经快2岁了。 洛丽塔店 西门町 很早以前的西门町似乎是个大宝藏,什么东西都淘得出来,而且在武林路上门店众多。但是已经忘记从什么时候起,从西门町门前走过,已经需要酝酿一种惊艳的感觉,记得那时候刚刚很流行一部电影,叫《一树梨花压海棠》,别名就是洛丽塔,马上将这个词和西门町联系起来,因为里面那些布满蕾丝、荷叶边装点的衣服裙子,在那个粉嫩粉嫩的公主套间里,瞬间升级,立刻激起了上到30多岁,下到几岁的女人们的心中梦想,有谁不想做个粉嫩的公主呢? 曾经有个疯狂的朋友,在西门町买了一整套蕾丝裙子回家,就在家里对镜贴黄花,自我陶醉,她说这样穿出去,太引人注目,索性在家里过过瘾,而也有人在结婚前,在西门町买件小披肩,留到婚礼上穿,做一回真正的公主。高腰线设计。如公主般优雅动人,微微褶皱蓬起的裙摆还未及膝,可以完整显露少女小腿的优美曲线。肩部的飘带轻盈,挽成一个蝴蝶结,孩子气的天真便展露出来。曾经这样尝试过,心情不好的时候,去西门町店里逛逛,你的公主梦取代了烦恼,出来就是一个比波板糖还要灿烂的一天。 异域的店 搜玛 以前要搜索街头好看的橱窗,个想到的就是武林路搜玛的橱窗,水泥森林里,那浓郁的尼泊尔气息格外引人注目,将木雕佛像与绚丽纱丽搭配起来,居然格外的和谐,或许这就是混搭的魅力。一推进门,只听到风铃叮当作响,这里的异国风情让我如同置身喜玛拉雅山脚的尼泊尔,尼泊尔的音乐在小店里回荡。鼻间轻轻飘散着丝丝的印度香。天花板上的纸灯笼图案各异,摇曳生辉。而在秋冬时节去店里,更有些温暖的感觉,这时候该主推披肩,充满印度风格的图案,让你想把民族风进行到底。秋风渐起的时候,随便搭一下,是充满都市感的温情。手腕上的粗犷银饰,也在这样的感情升华下,温润起来,似乎也被这异域风情倾倒。 墙上还有两面尼泊尔手工的面具,作旧的木头里子,表面镶满了佛教图腾,黄澄澄的,居然拼出一个鬼兽面相,据说这是吉祥的象征,窃想想办个异域风情浓郁的婚礼,新郎新娘拿这两个面具出场,那该是潮爆至及的吧! 孪生的店新米兰+假日海岸 石勤,哥哥,假日海岸掌柜;石勇,弟弟,新米兰掌门。 1996年,双胞胎石勤和石勇在开元路开了家 米兰 服饰店,一年后,兄弟俩进驻武林路开了 沙滩海岸 ,专门经营休闲外贸服饰,那时候,武林路这样类型的服装店还很少。说起开店的初衷,是因为兄弟俩都比较喜欢休闲服饰,而且两人本是学画画出身,对服饰的敏感和对时尚的把握度也有一定水准,所以,经过那么多年,他们店的风格在武林路也算小有名气。 9年下来,兄弟俩始终保持着店里服饰的风格,只不过 沙滩海岸 的名字变成了 假日海岸 ,开元路上的 米兰 也在武林路开了新店,叫 新米兰 。如今,哥哥打理三家 假日海岸 ,弟弟打理三家 米兰 ,休闲服饰可谓经营得头头是道,很多上海的店主还闻名到他们的店里来批发。 这对孪生兄弟无论外貌、身材、穿衣风格都很像,而且大多时间,两人的发型也会搞得一样,主要的是,两人说话的声音、神情都很像,所以一般的客人都分不出谁是老大谁是老二,只有很熟的老客才能分出谁是谁。或许就是因为两人超级像的外貌给他们带来了生意上的超级默契。 in的店 Tough Jeansmith 初知道tough是因为他那张惊世撼俗的宣传海报,血红的大字,夺目的牛仔裤,但是如果走进tough在武林路的潮铺,就觉得那张海报只是小case,很IN的感觉,迎面扑来。有潮人提醒我,去tough的店,一点要去那个试衣间看看,噱头不是一般两般的强啊!果然,门把手,很有个性,像冷冻库里面的大铁门,试衣间的座位居然是个铁质的马桶,晃眼中似乎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而墙壁四周是两个眼神直勾勾的妙龄女郎,想象一下,在里面换衣服的感觉。参观完试衣间,才有空细细打量整个店铺,地面被铁皮包裹着,打得幽幽的灯光更衬托出了金属的感觉,而头顶,似乎是越狱里面的铁丝灯。这样酷加in的店铺,何来街头? 店长yvonne给我看了tough款的秋冬装,一看就心里长草,一件件靓衫实在是香港街头青年的速写。很多次去香港,知道这个牌子深受港仔港妹的亲睐,所以看看tough的秋冬装细节,就等于掌握了香港街头潮男潮女的脉搏哦!骷髅的点缀必将成为彩的细节,就连小小的一条皮带,居然浓缩了香港幻彩涌香江的盛况与哥特风格的骷髅捧场,黑底色,适合略显张扬的办公精英们。如果在武林路上,硬要拗个很香港的造型,那么建议你去tough吧! (来源:城报传媒)

宝宝鼻塞流鼻涕怎么办
小儿风寒感冒
十个月宝宝便秘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