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张亚东谈乐坛怪现状說起盗版唔直接來气图

2019-03-05 00:14:28

张亚东(资料图)  我非常希望能够拍出好东西。我觉得做电影可以给人一种在红尘里的感觉,在人海里,在红尘里,试着走进人群,试着想象你是一个无名小卒,那样的话你才能找到打动人的东西。对我来说... 张亚东(资料图)  我非常希望能够拍出好东西。我觉得做电影可以给人一种“在红尘里”的感觉,在人海里,在红尘里,试着走进人群,试着想象你是一个无名小卒,那样的话你才能找到打动人的东西。对我来说,做音乐、做电影、做所有东西都得要找到自己真诚的一面,至少应该要能打动自己,如果连自己都打动不了,卖多少钱我也不开心。

7月10日在广州举行的第11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把“年度合辑”这一奖项颁给了张亚东(微博)。他的获奖作品是一张被称为“新能量音乐计划No.1”的自选集,收录了十首张亚东亲自挑选并操刀的新人作品。

百忙中临时决定亲自来领奖的张亚东接受了南都专访,他反复强调这张合辑给了参与的新人们很大鼓励。聊及乐坛现状,这位在内地首屈一指的音乐人难掩悲观,甚至直言自己“一说就来气”。他透露,面对不尽如人意的乐坛大环境,他作出了将工作重心部分转移到影像制作上来的决定。“做电影对我来说是不同的体验,可以给我一种在红尘里的感觉。”

乐坛怪现状1 新人缺乏创造力

南方都市报:你的作品被获颁年度合辑奖,这张合辑的初衷就是挖掘乐坛好声音,所以它能够得奖,你是不是有特别的感触?

张亚东:为他们高兴。现在新人非常少,我觉得应该给更多机会让他们拿奖。各大颁奖礼还是以主流明星为主,很少关注到新人领域。

南都:据说这张合辑当时在上征集作品,一个月就收到3000首,只收录了10首,取舍上难吗?

张亚东:其实不会。现在国内少有成熟的新人歌手和乐队,而且有个大问题是新人缺乏创造力。好作品不够多,就没那么难选。

南都:在你看来,“好”的标准是什么?

张亚东:音乐很难有标准,重要的是能透过音乐和歌词,能够感觉到作者的情绪、他要表达的东西。不过对我个人来说,还是有非常强烈的标准的,有的音乐我一听就马上觉得不要听了,因为不入耳,就像吃到难吃的食物一样。

南都: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张亚东:当下的年轻人接触比较广泛,通过互联和盗版,和世界有比较多的沟通,有能够吸收的渠道。但对我来说,音乐要有不同的、属于自己的东西(才行),但基本上出来的人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乐坛怪现状2 中国没有像样的分众

南都:作为歌手,怎样克服创造力薄弱的问题?

张亚东:首先要有自己的生活,并且愿意诚实地面对你的创作和生活,现在的大多数歌手因为对别人有太多欣赏,很快就给自己贴一个我是玩那类音乐的标签,这样会丢掉很多属于自己的、真实的东西。

南都:你把这些新人选出来后,会有什么计划?发唱片还是演出?

张亚东:演出是个很好的方式,现在出专辑都是盗版。你可以做歌,但不一定要做实体唱片。我觉得先要让他感觉到他靠音乐可以生存,这样才能做得更好,演出可以提供生活上的保障。在任何一个国家,大明星都只有几位,所以不要把成功看得太重要,不要觉得我出了专辑、获了奖,就是大明星了。喜欢音乐就是做你该做的事情,也许只有两千个歌迷喜欢你,那你为这两千人做音乐就可以了,如果这两千人能够支持你的音乐事业,那你就可以生存。国外大多数情况都是这样的,譬如在英国,有那么多不是大明星的乐队依然活得很好,他们永远不会去参加格莱美,没关系,他们每个厂牌都有将近十万歌迷,这十万歌迷只买他们的唱片。

南都:大环境不同。在中国还是比较困难的。

张亚东:对,因为在中国没有那样的分众,大家都是谁红就去听谁,对自己不会有太多强烈的要求。大环境不太利于不同的声音发出来。我觉得华语音乐传媒奖能够给不是那么商业化的作品发奖,甚至领奖人不来都照发,这一点让我比较尊重。

乐坛怪现状3 没可能单靠音乐活下去

南都:外界风传你在帮王菲(微博)做新专辑,有这回事吗?

张亚东:完全没有这回事。她也没找过我。

南都:那你近在忙什么?

张亚东:我近在拍一部短片。一直在拍。

南都:什么样的短片?

张亚东:把很生活化的小故事拍成一部短电影。去年我和优酷合作过一部短片,这个月底还会推出一个新的。

南都:等于说你往后把重心转移到影像这一块,在音乐上相对减弱一些?

张亚东:我现在也在写新专辑,但比较趋向于个人化。这些年我一直不停地在做专辑,录来录去那些歌已经让我疯狂了。不能再这么做下去。我还是想去做些可能不会卖钱、但是我自己愿发的、我想做的事,能在音乐里体会到玩的感觉,不然就会得有些无趣。

南都:那拍片是工作还是你个人的事?

张亚东:如果能在音乐上更加专注是的(状态),可大环境逼迫你到一定的时候,这个事情就做不下去了。

南都:你的意思是说,以你今时今日的地位,都没可能纯靠音乐来维持生活?

张亚东:对对,觉得有点灰心。就算是离我们近的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台湾,以编曲为业的人现在还能很专注地编曲,因为他们有保障,但在这里就很少有这种情况,到一定时候,你所有的东西都被磨灭。我年轻时很极端,非常不喜欢歌词,我觉得歌词是对音乐的打扰,而现在我觉得歌词是很重要的、和人沟通的渠道。

乐坛怪现状4 毁灭式的络盗版

南都:音乐状况这么差,你觉得你和高晓松(微博)他们组成的联盟改变得了现状吗?

张亚东:至少现在没什么迹象能够改变。我丢了钱包,个想到的是报案,我不可能联合几个丢钱包的人说“走,我们找小偷去”,可在音乐领域却不是这样,从大多数人的角度说,白拿惯了就不愿意再给钱,而且很多人会混淆一个概念,他们会说‘那歌星多有钱啊,为什么还要钱?’。对不起,创作人不是歌星,他们一样是打工的,就像在厨房炒菜一样,要费很大功夫。有人用几十年才写那么一两首歌,耗尽了年华,结果一毛钱没有,你让他怎么活?人人都需要音乐,而人人都不愿为音乐出钱,中国的络盗版就是这种情况,我都懒得提,我觉得这都不是一个他妈的文明国家,这是在野蛮地区生存!我觉得说这个我都丢人!说了就直接来气!这是但凡有良知的人都觉得很简单的事,但在我们这里,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要去说,我觉得好可笑!我觉得对于版权保护的意识,对于音乐现状,目前的状况都是毁灭式的。说实话,我觉得近些年内地的音乐毫无进步,大多数时候都在退步。中国早期出了多少伟大的乐队?崔健,唐朝,现在有吗?根本没有!原来广东也特别好,李海鹰(微博)、毕晓世、解承强……现在呢?南都 吴莎 实习生 黄丹婷

鼻寒流鼻涕咳嗽是什么原因
身上发冷发热高烧不退
色素炭黑生产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